赤穗复仇事件始末

发布时间:2022-12-21 16:45:46   来源:湖湘生活网    语言:【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字号:

  1701年,元禄十四年(1701)三月十一日,东山天皇派了两位敕使和院使诸卿由京都来到江户,幕府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为了欢迎和招待天皇派来的敕使诸卿,特地命......


  1701年,元禄十四年(1701)三月十一日,东山天皇派了两位敕使和院使诸卿由京都来到江户,幕府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为了欢迎和招待天皇派来的敕使诸卿,特地命令赤穗藩藩主浅野长矩为“御驰走役”(接待人员)。可是,浅野“内匠头”不熟悉幕府的仪式与典礼,便命令深懂朝廷礼仪的首席“高家”吉良上野介来辅助他,以免有失礼节。吉良一向看不起浅野,不但不去帮他忙,反而让他献丑,并且讥笑他不识大体。敕使们到临的时候,浅野丑态百出,闹出笑话,一时性急,惭怒交加。知道是吉良故意让他在大众面前出纰漏,就在仪式的最後一天,在回廊式的松之走廊遇到吉良走过来,为一报遗恨马上就拔出佩刀,说时迟那时快,一刀就砍向吉良,顿时血流满地。

赤穗复仇事件

  但是吉良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前额受了刀伤,满面血渍斑斑。品川丰前守见状,驱前赶快把浅野的小刀取下,叫田山下总守快把吉良扶走,救了出去。将军纲吉一听到浅野在大殿里行凶,气急败坏,怒不可遏,认为浅野罪大恶极,胆大包天。立刻命令即日切腹,没收家禄。将军一言说出,四座惊奇。“目付”多门传太郎恳求将军说:“十七年前在本丸御用部屋发生的‘大老’堀田正俊刺杀‘若年寄’足正正休时,同样是刀伤事件,双方都受到处分。今‘内匠头’即日切腹,未免处分过严,但请诠议决定。”在旁的“出羽守”柳泽保明却说:“将军之命,不能轻易更改。执政者的决定并没有错。”将军不出二言,即命接待役改为佐仓城主户田能登守,宴请敕使、院政一行的场所也从白书院移到黑书院。

  浅野长矩交由“左京大夫”田村执行命他切腹,他的五万三千石地租和一所大宅院全部充公,可是吉田上野介却判无罪。田村命浅野用完餐,即行切腹,连写信给家人都不允许。当天,浅野换好全身白色装束,静坐下来用自己的短刀切腹,“介错役”矶田武太夫举刀砍头,首级落地。浅野死时才三十五岁。浅野长矩的遗骸便由他舍弟浅野大学舁到泉岳寺,举行葬礼埋葬。事起春天,樱花絮絮落满庭,在江户的家臣们个个痛惜城主的谢世。

  浅野长矩的遗骸便由他舍弟浅野大学带到泉岳寺,举行葬礼埋葬。城主切腹自杀的噩耗,二十天后由飞脚把消息传到广岛的浅野本家。家老大石内藏助一听到江户城的凶变,马上命令在藩的家臣二百余人总登城,商议对策。他对这样的判决不但不服,也十分的愤懑。虽然如此,他却接到浅野大学的书函劝他不要轻举妄动。因此,大石在众家臣议论纷纷之下,既不采取笼城抵抗的方式,也不采取向幕府恳求再兴浅野家的作法,而决定无血献城,让幕府派新城主来接收赤穗。邻城城主胁阪“淡路守”和木下“肥後守”到了赤穗,马上命浅野家的家臣团在三十天之内,统统解散。赤穗的浅野家家臣约有三百余人,从此成为浪人,分散到各地,变成没有职业的武士。

赤穗复仇事件

  大石内藏助要求和他同生共死的家臣切具报仇誓约。当时提出“神文誓约”的同志有九十七人,约占全家臣的三分之一,他们都想替主人报仇。大石即命令各人分赴各地求活,以待时机来临,听取命令,相机行事。同志中杉野开面馆,胜田卖菜,富森开小店,冈野开米店,矶贝开酒店,用形形色色的行业来隐藏身份。大石内藏助是个血性汉子,他誓为主人报仇,用尽心机。他是浅野家的首席家老,领有千五石的高禄。当时四十三岁。他稳忍自重,离妻别子,一个人跑到京都祗园找艺妓狎游。他这样做,是故意让敌人以为他堕落。因为吉良家最注意大石的行动,知道他一定会来报仇。他的放荡行迹却使吉良家放心很多。

  元禄十五年(1703),浅野切腹的翌年年底,大石进了江户城。他先住在平间村,在此他发出了十条指令书,号召分散在日本桥、麴町、深川、两国等处的同志,以他所住的小山屋为中心,每隔数日就来开会。当时提出「誓约」的九十七个家臣,只剩下四十七人誓死不改志,要为主人报仇。江户的赤穗浪士,年纪最小的是大石的儿子大石良金。年纪最大的是间喜光延,他带同三个儿子参加。十二月十五日子时,赤穗浪士集合在林町的掘部安兵卫家,约定在午前四时杀进吉良家。由大石内藏助指挥,分几个突击小队,从大门和后门包围吉良邸。吉良邸有二千五百坪的占地,为了找出吉良上野介的所在,四十七名赤穗浪士分头找了半天。吉良躲在煤炭小屋,被间十次郎光兴发现,当场取下首级,为主人报仇,大功告成。四十七名赤穗浪士举着吉良的首级,浩浩荡荡列队走到泉岳寺,将首级献到浅野的坟上。然后,他们四十七个人束手让幕府差人拘禁,听候判决,拘禁了几个月。元禄十六年,幕府下令命他们集体切腹。这四十七名赤穗浪士,只有一人叫寺阪右卫门生存外,全部剖腹自刎而死。事起冬天,雪花纷纷落坟前,为主人报仇殉死的志士们,千古礼赞。

  后来他们的遗骸也葬于泉岳寺,并成为江户男女老幼祭拜的对象。日本学者坂井洋子指出,赤穗事件被江户百姓视为壮举,“仿若整个江户的功绩”。后来每年的这一天都会有大量赤穗浪士的仰慕者来到寺内进行扫墓。在周边的街道上,人们装扮成义士模样,进行“义士行列”表演,很是热闹。

TAG: 赤穗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