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毙山本五十六全过程

发布时间:2023-01-20 06:18:17   来源:湖湘生活网    语言:【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字号:

  山本的死,对于日本海军乃至日本军民,不亚于损失了一艘超级战列舰,是一次极其沉重的打击。美军的此次胜利是无线电破译人员、司令部参谋人员和战斗机部队共同努力的结......


  山本的死,对于日本海军乃至日本军民,不亚于损失了一艘超级战列舰,是一次极其沉重的打击。美军的此次胜利是无线电破译人员、司令部参谋人员和战斗机部队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军事历史上一次完美的远途奔袭。美军公布的战果除了击落2架攻击机外还击落3架零式战斗机,但日军却宣称6架护航的零式战斗机虽然全部被击伤,却无一被击落,均在布因机场着陆。随后这6名飞行员都被派往最激烈的前线,以使他们能以“体面的牺牲”来洗雪保护山本不力的耻辱。下面湖湘生活百科就给大家分享一下击毙山本五十六全过程,感兴趣的朋友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击毙山本五十六全过程

  击毙山本五十六全过程

  1943年4月14日,珍珠港,早上8时刚过,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情报参谋埃德温·莱顿海军中校拿着一份文件快步走进美国太平洋战区总司令兼太平洋舰队司令切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的办公室,莱顿手上的文件是太平洋舰队无线电情报分队凌晨刚刚截获并破译的日军机密电报,无线电情报分队是在原来由罗彻斯特海军中校指挥的夏威夷海军情报中心站的基础上组建的,该情报站就是破译了日军中途岛战役作战计划密码的功臣,现在已经拥有一千多工作人员,由威廉·戈金斯海军上校负责,专门负责截收日本海军的无线电通讯,然后进行破译、翻译及情报分析,此时分队的密码专家已经逐步掌握了日军各作战单位的战时无线电呼号,摸索出了日军密码变化规律,并成功破译出了日军的部分密码,其中有日本海军运输调度所使用的密码,从中洞悉日军运输船队的航线及中途停泊港,这些准确的情报为美军潜艇部队的破交作战提供了最大的便利。现在破译出的这份绝密电报内容如下: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定于4月18日视察巴拉尔、肖特兰和布因的日程安排如下:

  8时,乘座一式陆上攻击机由6架战斗机护航,从拉包尔起飞;

  10时,到达巴拉尔,换乘猎潜艇前往肖特兰;

  11时30分,到达肖特兰;

  12时30分,乘座猎潜艇离开肖特兰返回巴拉尔;13时30分,到达巴拉尔;

  14时,乘座一式陆上攻击机离开巴拉尔;

  14时30分,抵达布因,在第一基地司令部午餐;

  16时,从布因起飞返回拉包尔;

  17时40分,回到拉包尔;

  如遇天气不佳,本视察日程向后顺延一天。”

  这是老对手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山本的视察日程安排,4月13日20时由日军东南舰队司令和第八舰队司令联名发给巴拉尔、肖特兰和布因的基地、航空队和守备队主官的。

  原来山本在“伊号作战”结束后,决定利用一天时间视察巴拉尔、肖特兰和布因等前线基地,以激励士气。山本的这一决定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日本陆军第八方面军司令今村均陆军大将就以2月间自己前往布因视察途中座机遭遇美军战斗机的经历力劝山本取消此行,驻肖特兰岛的第八航空战队司令城岛高次海军少将甚至专程来拉包尔劝阻山本,但山本不为所动,执意要去。因此他的副官渡边海军中佐草拟了视察日程安排后要求第八方面军派专人送交,但通讯军官表示该密码4月1日刚刚启用,又是极难破译的五位乱码,美国人根本不可能破译,绝对安全,因此最后还是用无线电发出了。而美军破译专家却只用数小时就将其破译,这一电报无形之中也就成为山本的催命符!美军破译工作如此出色主要归功于新西兰海军“基威”号轻巡洋舰1943年1月29日在瓜岛附近海域撞沉了一艘日军潜艇,并从这艘潜艇上得到了日本海军最新版的密码本,这本密码本对于此次破译绝密电文,帮助极大。这也是美国军事情报领域在无线电破译方面继中途岛战役破译日军作战计划之后的又一辉煌成就!

  尼米兹看了电报,对莱顿微微一笑,“你的意见,干掉山本?”

  莱顿点头,按照安排山本将进入瓜岛机场起飞的战斗机作战半径,正是干掉他的绝佳机会。尼米兹作为运筹全局的战略家,并没有因为可以干掉山本而得意忘形,首先考虑的是山本死后日本海军是否还有比他更出色的将领来代替他,这样的话,岂不是弄巧成拙了?所以尼米兹马上就这一点询问莱顿,作为太平洋舰队的情报参谋,莱顿对日本海军所有大将级别的将领情况都了然在胸,随即向尼米兹逐一列举,分析每个人的资历、经验、能力和胆识,最后莱顿说:“在日本海军,山本是最出类拔萃的佼佼者,而且由于他在偷袭珍珠港中的高超指挥,使他成为除了天皇之外,最受军民崇拜的人物,如果干掉他,将给日本军民士气民心沉重打击!”接着,莱顿又恰到好处地拍了尼米兹的马屁,“山本对于日本海军,就像您对于美国海军那样重要!”

  的确,山本是日本海军最优秀的统帅,1884年4月4日出生在日本新泻县长冈的一个破落武士家庭,出生时父亲五十六岁,故此得名五十六。本姓高野,因家境贫寒,被过继给长冈的武士贵族山本家,这才改姓山本。1901年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入江田岛海军军官学校。

  1904年刚毕业即以少尉候补生的资格参加日俄战争中的对马海战,在海战中失去了左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因此得到了“八毛钱”的雅号。海战的胜利使他对当时的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十分崇拜,立志要像东乡那样建功立业。1914年至1916年在日本海军大学深造。1919年至1921年赴美国哈佛大学攻读英语,选修燃油专业。回国后在海军大学任教官。1923年奉命前往欧美考察各国海军,在旅欧途中,曾到赌场一展他的高超赌技,使他成为有史以来第二个因赌技太高而被著名的摩洛哥赌场谢绝入场的人,山本曾自夸可以在赌桌上为日本赢得一艘战列舰!山本酷爱赌博,他赌博的格言是要么大赢,要么大输。这一点对他的军事思想也有着重大影响,日后的偷袭珍珠港,也正充溢着孤注一掷的赌博痕迹。1925年出任日本驻美国大使馆海军武官,由于日本在日俄战争后就将美国视为潜在的最大敌人,所以这一职位的人选通常是由海军中最有前途的优秀军官来担任,以使他们能对美国有一个比较感性和客观的了解。1928年回国,历任巡洋舰舰长、航空母舰舰长、海军航空本部技术部长、第一航空战队司令、海军航空本部部长、海军省次官,最后于1939年8月升任联合舰队司令,1940年晋升为海军大将。

  山本曾数次赴美,或求学或考察或任职,对美国的经济和军事潜力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所以最初他竭力反对与美国开战,成为日本海军中坚定的反战派人士,甚至因此几乎遭到激进少壮派的暗算,但是山本并不是和平主义者,他所反对的不过是与强大的英美开战,因为他曾准确预测日本即使通过偷袭珍珠港重创美军太平洋舰队,也只不过能保持一年到一年半的优势。所以在他担任第一航空战队司令时积极参与对中国的侵略,他指挥第一航空战队“赤城”号和“加贺”号航母的舰载机对中国城乡进行过野蛮的轰炸!并积极扩充海军航空兵的实力,使之成为日本海军在战争中最具打击力的利器。当日本大本营与英美开战的战略方针确立后,他便一改初衷,竭尽全力策划组织对美国的作战方针。

  正是由于他在偷袭珍珠港作战的出色战略指挥,使他被日本海军誉为“军神”,深受崇拜,在日本政界和军界成为仅次于天皇和东条英机首相的第三号人物,也被美军视为珍珠港的罪魁祸首,一心要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p#副标题#e#

  尽避山本对于日本是如此重要,但干掉山本不仅仅是军事行动,还牵涉到诸多的政治因素,因此一向谨慎的尼米兹仍不敢轻易拍板,而是请示华盛顿。

  当尼米兹的请示电报由威廉·莫特海军少将送交给罗斯福总统时,总统正与海军部长诺克斯和海军作战部长金海军上将一起共进午餐,罗斯福听了汇报,并没有立即表态,因为在西方世界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战争中不得暗杀对方的国王和统帅,似乎颇有几分骑士风度。但事实上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无论德国,还是英国都组织过对敌方首脑和统帅的暗杀,倒是美国人还始终坚持这一惯例,所以罗斯福有些犹豫,金上将立即指出,山本要去的地方是前线,在作战区域内,一名海军大将和一名普通的士兵一样,都是合法的射击目标!何况山本还是毫无信用发动偷袭珍珠港的元凶,早已失去了国际法的保护,即便他活到战争结束,也还要接受军事审判!

  海军部长诺克斯在征求了随军主教关于截杀敌方统帅是否道德之后也表示同意。

  罗斯福这才下了决心,干掉山本!并为此次行动取了最恰当的名字——“复仇行动”!报珍珠港的一箭之仇!

  尼米兹接到总统指示,立即开始制定行动计划,为了作战能有绝对把握,他首先询问了战斗机专家,咨询有关作战飞机性能,选定P—38“闪电”战斗机为参战机型,这是美军第一种双引擎战斗机,由洛克希德公司研制,最大时速732千米,最大航程3600千米,武备为1门20毫米机炮和4挺12.7毫米机枪,机炮配弹120发,每挺机枪配弹500发,火力相当强劲,各项综合指标都胜日军现役主力战斗机零式一筹,日军对性能优异的P—38望而生畏,满怀惧意地称之为“双发恶魔”!而且现在瓜岛的亨德森机场就驻有装备此种飞机的第三三九战斗机中队!正好派上用场。

  由于第三三九中队隶属于南太平洋,归哈尔西指挥,所以尼米兹于4月15日向哈尔西下达了命令,如果能把山本及其参谋人员打下来,就可以开始执行伏击计划,最后特别指示用澳大利亚海岸监视哨的名义向战斗机中队发出敌情通报,以免暴露美军破译密码的机密。

  炳尔西接到命令,立即向所罗门群岛航空部队司令马克·米切尔海军少将通报了山本的日程安排,要求其出动P—38战斗机想尽一切方法将其击毙!命令最后特别指出“罗斯福总统非常重视此次战斗,战斗结束速报华盛顿,此份电报不得转抄和保存,立即销毁!”米切尔海军少将是美国海军航空兵的一员骁将,曾任“大黄蜂”号航母的舰长,运送过杜立特尔空袭东京的飞机,还参加过中途岛海战,接到命令立即召集包括第三三九战斗机中队中队长约翰·米歇尔少校和小队长托马斯·兰菲尔中尉在内有关人员讨论、研究和制定战斗计划,米歇尔和兰菲尔一进房间就觉得气氛异乎寻常,几乎岛上所有的高级军官都在,一名海军少校递给米歇尔一份电报:最高机密,第三三九中队的P—38战斗机务必全力以赴,及时赶到并击落山本座机,总统特别重视这次行动!落款是海军部长诺克斯。随即大家一起开始讨论,起先计划在山本从巴拉尔乘座猎潜艇到肖特兰途中实施攻击,但很快就人提出异议,当地日军有不少猎潜艇,无法确定山本乘座哪一艘,退一步说即使击沉了山本乘座的猎潜艇也难保证将其击毙,最后只得采取空中截击座机的方案,但这对截击空域、时间以及双方飞行速度要求极高,稍有差错就会失去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在山本在日本海军中向来以守时著称,这为截击行动增添了几分成功的把握。米切尔特意看了看米歇尔:“这就要看你的了?”尽避截击距离长达600千米,没有出色的飞机技术是根本不可能的,但出于对自己中队的信任,米歇尔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们随时可以!”

  会议结束后,米歇尔就回到自己的帐篷和情报参谋乔·麦奎甘上尉一起挑灯工作,研究绘制截击航线。瓜岛第三四七战斗机大队大队长维克塞洛上校随后也来到帐篷,米歇尔指点着航线图向维克塞洛汇报:“明天天气预报是晴天无风,山本从拉包尔到布干维尔岛的卡希利机场航程约563千米,一式陆上攻击机巡航时速290千米,如果不是顶风,他会提前10至5分钟到达,我们在他降落前10分钟飞过海岸,如果一切顺利,我们飞入布干维尔岛时就能很快发现山本,我估计山本的飞行高度不会超过3000米,因为这样的高度飞行比较舒适。此时我断定山本将从西面飞来,正降低高度准备降落……”麦奎甘打断他的话:“你凭什么肯定他从西面飞来?”米歇尔分析道:“经过近两小时的长途飞行,飞行员肯定希望尽快着陆,这样肯定是最近的航线从西面飞来。再说要是他不是从西面过来,我就直接插到岛东,在东面搜索。要是也没有发现,就干脆直扑机场,在他着陆时将其击落!”“好!”维克塞洛同意了米歇尔的计划。

  • 1
  • 2